神语_

请叫我人间的渣泄……
鬼知道我有多少坑没填。
从不存稿(。

快去讨伐魔王吧(完)

警告不重复了反正就是ooc突破天际呜呜呜
瞎写模式on
两人写着写着就开始调情了,搞得这条和前三条好不搭哦气
食用快乐★

上文提到我们的鬼骁同志气的从觉哥家跑出来,按正常情况来讲他应该处在迷路的状态下。

实则不然——魔王城和勇者村友好往来近百年,这里他怎么说也来过十几次了,封不觉追着鬼骁跑出来的时候,看到鬼骁轻车熟路的捧着一大堆零食,一本正经的跟他讲:“你既然把我召唤出来了就要对我负责了,去,把账结了。”

封不觉也没啥感觉吃惊的,嘴里来一声好嘞,就从鬼骁怀里把他的钱包掏出来结了账,魔王城的物价比村里高,这一大堆东西在魔王城也许还挺贵,在村里其实也值不了多少钱。

不过鬼骁倒是不乐意了。

只见他把怀里捧着的零食放到旁边儿的地上,翘起脚来猛击了一下封不觉的头道:“我让你结账!没说让你花我的钱!”

封不觉嘿然:“你也没说不让我花你的钱啊。”

鬼骁想了想自己确实没说,自顾自的踹了封不觉一脚,捧起自己那堆零食之后就往他家的方向走去了。

封不觉倒是还挺好奇,跟上去帮鬼骁拿着一部分零食问道:“你往这边走干什么呀?”

鬼骁撇他一眼叼着个棒棒糖道:“你把我召唤出来的,我得帮你实现愿望啊。不然你在这大街上许愿的啊?”

封不觉嘿嘿一声,道也是,那就回家再许。

到了家鬼骁挺自觉的把东西放冰箱里摆好,然后到沙发上翘起二郎腿问他:“好了吧,你快点许个愿,然后我好回家了。”

封不觉嘿一声从怀里掏出来个小方盒,说着你可能回不了家了然后单膝跪下,把盒子朝着鬼骁打开。

鬼骁一看盒子里的东西还乐了,说这不是我刚买的戒指糖吗,就这玩意你还求婚啊。

封不觉啪一声把盒子一合说,你刚刚不是要我为你负责吗,娶了你我好对你负责啊。

鬼骁笑了,蔑他一眼说不要脸,没点诚意就想我嫁给你啊,有点自知之明好不好。

封不觉说我怎么没有自知之明啊,先娶了你再对你负责,先斩后奏嘛,怎么样,考虑考虑呗?

鬼骁说没有诚意,太敷衍了,不在考虑范围之内。

封不觉说那怎么算有诚意啊,从谈恋爱开始?你这才是没有诚意呢,我许的愿你都没同意。

鬼骁故意说你许了什么愿啊,我没听到呀,你再说一遍。

封不觉真的就再说了一边,单膝跪地,变戏法似的掏出来一大捧绣球花,说我许的愿是你嫁给我。

鬼骁说哪有你这么求婚还送绣球花的啊。

封不觉变戏法似的又把花变没了,说这是许愿不是求婚,你答应了我在送玫瑰花也不迟。怎么样你考虑考虑吧。

鬼骁说看在你还算有诚意的份上我就答应了吧。

后来他俩就在一起了,魔王和勇者的爱情故事喜闻乐见,封不觉的目的达成还抱得美人归,至于鬼骁知道觉哥的目的之后干了什么就不得而知了。

可喜可贺,可喜可贺。

(你以为这就完了?对,这就完了。)

快去讨伐魔王吧!(下)

觉哥追妻路漫漫。
发现自己居然一个半月啥都没码了,深感自己懒惰,所以索性懒惰只有六百字左右(。
仍旧是那几个预警,比如重度ooc,只不过受学校荼毒半月后我越发神经质了。
至于为什么说下而不是完,因为还有下一,下二,和下n(。
我也不知道我能写多少,看着写吧。

上回说到身为魔王中的另类的吞天鬼骁被封不觉召唤到了自己家里,两位也可算是会面了,这一点上来说还真是可喜可贺。

不过咱们吞天鬼骁可没那闲情雅致,和扬言要杀死自己的人谈笑风生。

于是鬼骁少年若无其事的站定,勾起嘴角向封不觉展露了个挑衅的微笑,咧着嘴露出两颗尖尖的小虎牙来。

“来吧。”他对封不觉说道。

然而我们鬼骁少年始料未及的是,面前这个人居然不理自己。

他眼巴巴是看着封不觉摆着奇形怪状的poss,嘴里碎糟着“说好的魔王呢怎么出来个妹子,不过挺合我胃口的啊,难道是魔王深知打不过我把她送过来以表怂意的?”

吞天鬼骁想打人。

于是他踢了封不觉一脚,把封不觉踢出去好几步。

然后封不觉一脸惊恐的听鬼骁喊到“小爷我是男的!”

“无所谓啊!”

“是男是女我都追定了!”

“让我拜倒在你的石榴裙下吧!额不对拜倒也看不了胖次还是不拜了……”

吞天鬼骁现在不想打人了。

他想念自己家那熔岩湖,尽管它有点烫;他想念城里城外那些比自己高了不老少却没一个能打的弱鸡;他想念自己king size的超级大床……

他最想离着个疯子远点儿!!!

于是他在呆愣了两秒之后猛的一回头,顺着窗户跳下去跑了。

封不觉此时也是一阵心虚,自己刚刚瞎说话,这不,把自己媳妇儿吓跑了。

虽然他觉得凭刚刚自家媳妇儿发出的气场来看,应该没几个能打过她的,打得过的估计也都认识她。

额不对,是“他”。

不过也无所谓了。

于是封不觉感觉回屋换了身衣服,把屋里收拾干净后,从家门出去追鬼骁了。

迟了啊觉哥,追妻路漫漫啊。

。。。all乐?
话说为啥乐字不一样呢@( ̄- ̄)@

异世界打卡

emmmmmm这是个什么tag来的……

9.相隔两地的电话 番外


说好的番外(doge)
仍然是,ooc(。



封不觉一向准时,说两天后回来,就一定会回来。

下了飞机大概是晚上十一点左右,封不觉回家开门之后发现鬼骁躺着沙发上,怀里抱着个抱枕,睡得正香,便忍不住拿出手机照了一张。

小孩还挺警惕,发现有人干了什么之后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睛,结果睁眼的瞬间封不觉照下来了。

照片里的鬼骁眼睛湿漉漉亮晶晶的,脸上表情茫然。

被封不觉惊醒后鬼骁揉了揉眼睛:“你回来了?几点了……”

“还有二十分钟十二点,准时在两天内到家。”封不觉把手机屏幕给鬼骁晃了一下,“上床睡觉吧,别凉着了。”

“嗯……”鬼骁点点头,穿着拖鞋就回屋睡觉去了。

封不觉舒舒服服的洗了个澡,回了屋之后看见鬼骁直接躺在床上睡着了,没盖被,连睡衣都没换。

封不觉嗤笑一声,把自己刚洗完冰凉的手塞进了鬼骁的上衣里。

鬼骁一下子被惊醒了:“你干嘛?!”

封不觉朝着他翻了个白眼:“你不换睡衣就睡觉啊?赶紧起来换睡衣去。”

“我不!”鬼骁扑通一声倒在床上,“今天我为了早回家等你,训练任务被师父翻了一倍!你居然回来了就让我换衣服!”

“不换衣服你不嫌脏?赶紧起来换了!”封不觉说。

“就不!”

“不换是吧?”封不觉坏笑一声,突然扑倒床上,掀起了鬼骁的上衣,“我帮你换!”

“就凭你?”

一阵鸡飞狗跳之后,鬼骁终究是呦不过封不觉,乖乖的换上了睡衣,两人关了灯躺在床上,却都没了睡意。

封不觉是因为时差还没倒过来,而鬼骁,刚刚折腾了一阵,此刻正精神着。

“哎封不觉,你刚刚进屋时照了什么啊?”黑暗中鬼骁悄悄问道。

“你想看?”

“不然问你干嘛?”

“那你看完就睡觉啊。”

“没问题,给我看看吧。”

封不觉掏出了那张前几天在视频通话时的截图。

“!??你什么时候截的?快删掉!”鬼骁一只手支起身子去够手机。

封不觉一伸手“快睡觉,不然我发论坛上去。”

“你敢!”

“我怎么不敢?”

“切!”深知自己垃圾话斗不过封不觉,鬼骁窝在被子了,闷闷的说了一句“晚安……”

“晚安。”封不觉把手机放在床头柜上,手却不安分的搂住了鬼骁的腰。

“///你干嘛!”

“为了防止某人去把手机里的图片偷偷删掉啊。”

“……”

fin.

【同居三十题系列】9.相隔两地的电话

9. 相隔两地的电话。
这个梗,开车好啊(不快闭嘴)
瞎写看看吧。
咳,群里的某个搞事活动。
等大家都交完稿我再把番外丢上来,留个悬念。
傻白甜,ooc,真的不好吃。

无游戏设。
九科工作人员觉x水云孤徒弟骁(私心觉得他俩熊孩子超配啊哈哈哈哈)
然后,游戏里名字是称号,游戏里形象是,发动灵能力之后会,变身(忍住!憋笑!(。
就这样吧。





封不觉出差两个星期了。

这也正常,毕竟九科的工作就是成天在世界各处晃悠,一个月不出个四五次都算消极怠工。

而这时想要和恋人取得联系,就要用到那个能够轻松跨越大洋的秘密武器——电话了。

而现在,凌晨一点,封不觉刚刚洗完澡,就听到了手机来电叮铃铃的铃声,看一眼来电显示,果然是鬼骁。

下一秒他家接了电话,鬼骁的脸出现在屏幕上。还没长成的小孩脸也有点张开了,柔顺的棕发乖顺的贴在脸边。

封不觉弯弯嘴角,朝鬼骁嘲讽道:“呦,吞天鬼骁大人,正点起了床不去集训,怕累啊?”

“呸呸呸,你才怕累呢!”鬼骁吵着屏幕做了个鬼脸。他今天起的早了,就打算给封不觉打个电话,骚扰骚扰他。

闻言封不觉呵呵了两声,用调戏的语气问:“那——你打电话干嘛呀?想我了?”

“鬼才想你了呢!”鬼骁白了摄像头一眼,然后封不觉的手机屏幕上出现了一个丑不拉几的白眼,他手快截了下来,就听鬼骁用咬牙切齿的口气说道:“我看看我的监护人死了没有!”监护人三个字咬的特别重。

“你可得了吧。”封不觉嘘声,“我走这两个星期你难道不是天天吃外卖?”

“才没呢!我在师傅家吃的。”鬼骁说着还嘚瑟起来了,“师姐给我做的!”说完还朝屏幕吐了吐舌头。

可惜封不觉不买他的账,反倒问:“难道不是你
师母缠着她做,你和你师傅在一旁沾光儿?”

“反正我是吃到了!”鬼骁撇过头,不去看屏幕。

“好好好,都这个点了,你还不去找你师傅?”封不觉问,“以你师傅那性格,你要迟到了,不还得被作死?”

“呸!才不会呢!我师傅最疼我了!”鬼骁哼了一声,随后问道,“倒是你,那么晚还不睡?不怕过劳死啊?”

封不觉嗤笑一声:“鬼骁小朋友,是你的电话阻碍了我恢复健康和活力的睡眠好吧?”

“切!那你就挂了去睡觉啊?”鬼骁呵呵一声,用封不觉惯用的语气说。

“那可不行,你浪费了我五分钟宝贵的睡眠时间,说吧。你怎么补偿我?”封不觉坏笑一声,“不然……你亲我一口?”

“你……你说什么呢!隔着电话呢……”鬼骁满脸通红,但还是朝着摄像头亲了一口,“行了吧……快去睡觉吧。”

“好了好了,你也去训练吧!”封不觉也学着鬼骁的样子吻了吻摄像头,“我要睡觉了。”

“嗯,晚安,拜拜。”

“好,我后天回去。”

“嗯。”

是鬼骁那边挂了电话。

随后,鬼骁收拾东西,下楼吃了早饭,开始了新的一天;而封不觉,进入了梦乡。

这是封不觉出差中的一个小插曲,也是,他们在一起后普普通通的一天。

快去讨伐魔王吧!(中)

我做梦都没想过我居然会写这么长。。。
傻白没有甜。
借用了异常的梗。
恭喜男男主角见面(鼓掌)

具体警告参见上一p=_=

上文说到封不觉出发去追随魔王,但我们的觉哥机智勇敢,怎么会亲身陷入困境呢,所以他在一个月黑风高,十分适合杀人的夜晚,把魔王召唤到了村子里。

什么?你问为什么不去魔王城而是要召唤?你当通往魔王城的路上那么多小怪是吃什么的?当然是召唤到村子里更安全方便啦!失败了还有一堆大佬给你收拾烂摊子!

说干就干,觉哥端着两大桶村子众人的血,在自家客厅里就开画了。

什么?你问为什么是大家的血不是黑狗血?你问题怎么这么多啊!你就想想咱村子里这帮大佬,随便出去一个都能轻易毁灭世界,比什么黑狗血好用不知几百倍好吧。

行了,凑了进三百字,我们该干正事了。

之间觉哥那个不知哪位女士剪头发剩下的做成的毛笔,在自家洁白的地砖上开画了。

最后一个收笔,一个血呼刺啦的暗红色魔法阵化成了,觉哥一扬手,撒出一把蜜汁小粉末,念出生涩根本没人听懂的咒文,魔法阵发出亮光,一个人影就从魔法阵中央显现了出来。

虚化的人影还没变实,封不觉遍大吼了一声“QQ牛里脊肉!”,搞的那人差点没滑倒在一大摊血上。




吞天鬼骁是这五百年来最出名的魔王,因为他实在不像是个魔王。

远超出其他魔王们的实力,既不好美色也不喜战争(当然和人单挑不算),和其他大多数魔王秃顶不同的火红色的长发,还有他比其他魔王几乎矮了两个头的身高,都成了他成名的理由。

这天他在自家城堡软乎乎的大床上躺着正舒服,突然就听到有人在召唤自己,抬手一个穿越法阵,本来想穿过去,走过穿越法阵就听到了一生十分响亮的“QQ牛里脊肉”,差点滑倒在一摊召唤阵上。

见来人差点滑倒在血上,封不觉为自己的计划狠狠在心里鼓了鼓掌,其实这句话只是为了保证来的魔王的咒语,不过好像是成功了,还让魔王降低了点战斗力。

不过没降低也无所谓,人觉哥还有第二手准备,魔法阵画在喜羊羊脸上,左面墙上贴满了葫芦娃,右边是熊出没,天花板上是舞法天女,面前人还穿着一身小丑服,论谁都得羞耻的缩在墙角不好意思出来吧?

不过封不觉看到召唤出来的人和他火红色的长发,差点就失去了战斗能力。

他发誓他以后再也不会惹古尘亲爱的小舅子家孙女了。

tbc.

快去讨伐魔王吧!(上)

超假但是确实是真的勇者·觉x看起来好像是真的的魔王·骁
欢脱向,ooc
剧情都是瞎扯的
题目是瞎扯的。
插了根本看不出是尘孤的尘孤。。

“连村长,上一代勇者助手的我爷爷都说过,封不觉是这五百年来最没资格当勇者的勇者了。”古小灵说。

“可是上代勇者,专注于给古尘爷爷打脸的,现在村子里最不务正业的我爷爷王诩说,他曾经还被笑话成是五百年来最下流无耻不要脸的勇者呢!”王叹之反驳道。

“好小子!敢不听我的话啦?”古小灵一拳锤在王叹之的小脑袋上。

看着两个小孩缠斗起来,在不远处围观的两位“爷爷”,不得不站了出来,分开了他们两个……

“爷爷!你说说!王爷爷和封不觉,那个更不务正业?”古小灵被古尘抱起来,不服输的拽住她爷爷的衣袖问道。

“额……”看起来也就三十来岁,一点也不老的古尘汗颜,“当然是封不觉了……他这么小就不务正业了是吧……”

“呸!”王诩在一旁牵着王叹之的手,他可不希望自己的那些“丰功伟绩”被比下去,于是毫不留情的嘲讽道,“那小屁孩还比得了我?我看你就是因为那小孩勾搭上了你小舅子家孙女,才气不过的!”

“那你呢?你年轻时可没这小鬼头那么聪明!被自己给耍的团团转的!”

“我现在没有了!”

“那我也能把你耍的团团转!”

不多时,两个完全看不出来老的人打的天昏地暗,难解难分……

而旁边两个小孩则是看的津津有味……

话说是如此,封不觉还是挺在意“第一勇者”这么个头衔的,毕竟顶着这么个头衔,他写的书都能比平时多卖出去一半……

总而言之,封不觉为了自己的商机,额不是,是自己的名誉,做了一个十分之伤风败俗,伤天害理的决定——召唤魔王!

与上一代勇者王诩和魔王伍迪签下了契约,现在还时不时祸害一下村里人的这种“和平解决”的方式不同,他决定——亲手杀死魔王!

毕竟人类渴望战争,战胜总是比何谈更振奋民心,再说了自己杀死魔王,一来名声大噪,二来出门在外又可以拿来吹嘘,何乐而不为之呢?

于是我们的勇者封不觉大人就踏上了追随魔王的路途。

tbc.

深夜发疯

说不赶稿绝不赶稿。

这才叫什么,深夜产粮?
无脑ooc意识流。
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。。

鬼骁醒来后就发现自己在下落。

周围是一片漆黑,他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开始下落了,也不知道洞底在哪儿,至于自己为什么在这儿,就更无从知晓了。

唯一知道的就是自己在往下落。

其实也挺享受的。

毕竟从高处坠落可不是什么常见的事情,这样没有蹦极时的弹力绳,也没有降落伞来减速,有的只有向下降落时身体的放松感,浑身轻松的很,大脑也渐渐放空,一切的压力都消散的无影无踪。

不过在随时可能落地的情况下,他可不能就这么睡去。

于是鬼骁开始想象各种故事,以至于他都不知道自己的脑洞居然这么大的时候,说来也怪,他的周围居然不知何时出现了一本本书籍。

有漫画,有小说,还有教科书……应有尽有。

呦呵。鬼骁想,难道是把我扔下来那个人扔给我的?

不管那么多,能看书解解闷也不错。

于是他捞起一本书就开看了。

又不知下落了多久,依然看不到底部。

鬼骁觉得他开始享受这种感觉了,无拘无束的。

而且这里真的很好,不仅有各种书籍,还有吃的喝的,甚至是只要鬼骁能想到的东西,下一秒就会出现在鬼骁周围。

真不错。鬼骁想。我也许能在这儿呆一辈子。

如果能有人陪我说说话的话。

这里环境优异,什么都不缺,如果是不爱交谈的人,可能会选择在这儿带一辈子。

可惜鬼骁不是那种人。

尽管这儿再好,他也耐不住寂寞,他开始期待落地的那一刻了。

既然这什么都有,那会不会有一个封不觉在下面接着我呢?

想了想鬼骁自己都发笑。怎么可能嘛。

又不知过了多久,鬼骁一觉醒来发现自己在封不觉怀里,而且已经落地,封不觉正以一个非常暖味的姿势抱着他。

“封不觉?”太久不说话的小孩嗓子有点发哑,“你怎么在这?我不是做梦吧?”

封不觉低下头问了问鬼骁的额头,说:“乖,我来接你了,我们回家。”

“回家?”鬼骁迷迷糊糊的问道,他感觉自己还没睡醒,于是眼皮也开始打架了。

“对。”这次封不觉吻了吻鬼骁的嘴唇,并不柔软,因缺水而有些干裂。

有一股子清汤挂面味儿。在封不觉吻上鬼骁的嘴唇时他想,厚实的唇瓣仅仅印了一下就分开,可鬼骁仍觉得幸福极了。

管他是不是梦呢。鬼骁破罐子破摔的想,珍惜现在就得了。

然后他黏黏糊糊的睡着了。

下雨天

ooc(。
摸摸鱼哈哈哈
理想中他俩都相处方式。
还不到一千字,算是小段子吧。
应该挺甜的。
有错别字或者语法错误请务必提出来。



下雨天也许就这种事最讨厌吧,在图书馆不能回家。

卡米尔望向窗外,天色昏暗,似乎马上就要下雨了,他在心里仔细想了想自己能否在下雨之前回到家,但很显然,可能性是0%。叹了口气,他又回头看了一眼表,四点半,还有半个小时就要闭馆了。

很好,卡米尔想,他就要在馆前的遮雨亭住一宿了。

为了不发生那种事,他决定去看一看公共伞还有没有剩,不过很可惜,剩下的伞已经不能用了。

果然么……他又叹了口气,自怨自艾的把书顶在头顶,打算冒着雨跑回家。

“喂,卡米尔。”

听到有人叫自己的名字,卡米尔下意识回头一看,是雷狮,拿着把伞朝他招手。

“大哥……你怎么来了?”卡米尔无奈的把书从头顶取下来,“你今天不是……去球场打球吗?”

雷狮倒是爽朗的笑笑:“今天的天气预报说要下雷阵雨,我怎么打球啊?”

雷阵雨?卡米尔掏出手机看了看,标的是晴天。

雷狮见卡米尔不说话,凑过去看了眼手机:“你定错位了,卡米尔。”

“……?”卡米尔不解。

雷狮拿手指指了指定位,说:“诺,你看,还是上次旅游时去的烈焰山呢。”

说着雷狮又笑了“你平时把我们几个照顾的好好的,怎么连这种小事都忘了呢?”

“就是因为有太多事要管才忙不过来啊……”卡米尔撇了撇眼神,在心里嘟囔着。

雷狮见卡米尔错看眼神,就把手放在他头上揉了几下:“担心什么,你大哥不是带伞了吗?今天正好走回去,路过蛋糕店给你买点吃的吧。”

“……”卡米尔把脸藏在围巾里,“要樱桃布丁……”

这个举动又把雷狮给逗笑了,他俯下身亲了亲卡米尔露在外面的耳朵尖,见耳尖泛起粉红才接着说:“没问题,快走吧。”

卡米尔点点头,跟在雷狮身后,等雷狮把伞张开后才挨着他一起走:“大哥,你今天怎么来接我了?”

“今天下雨,你来图书馆又没带伞,我当然要来接你了。”雷狮毫不在意的说。

“你早就知道今天下雨?”卡米尔抬起头看他。

“咳,别管那么多了!”雷狮有点尴尬,于是他一把搂过卡米尔的肩膀,“快走吧,还要去蛋糕店呢,一会雨下大了就不好了。”

卡米尔一边走,一边笑弯了嘴角,他踮起脚尖,亲了亲雷狮的脸:“谢谢。”

雷狮一脸吃惊的回头看了看卡米尔,刚要张嘴说些什么,却被卡米尔抢先说到:“快走吧大哥,雨快下大了。”

“嗯。”

兄弟俩就这么共撑着一把伞,肩膀挤在一起。不知是谁突然在脑袋里祈祷,路再长一点,雨也不要停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