神语_撸到了幽桐的大毛领

丢人girl今日掉线中

9.相隔两地的电话 番外


说好的番外(doge)
仍然是,ooc(。

封不觉一向准时,说两天后回来,就一定会回来。

下了飞机大概是晚上十一点左右,封不觉回家开门之后发现鬼骁躺着沙发上,怀里抱着个抱枕,睡得正香,便忍不住拿出手机照了一张。

小孩还挺警惕,发现有人干了什么之后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睛,结果睁眼的瞬间封不觉照下来了。

照片里的鬼骁眼睛湿漉漉亮晶晶的,脸上表情茫然。

被封不觉惊醒后鬼骁揉了揉眼睛:“你回来了?几点了……”

“还有二十分钟十二点,准时在两天内到家。”封不觉把手机屏幕给鬼骁晃了一下,“上床睡觉吧,别凉着了。”

“嗯……”鬼骁点点头,穿着拖鞋就回屋睡觉去了。

封不觉舒舒服服的洗了个澡,回了屋之后看见鬼骁直接躺在床上睡着了,没盖被,连睡衣都没换。

封不觉嗤笑一声,把自己刚洗完冰凉的手塞进了鬼骁的上衣里。

鬼骁一下子被惊醒了:“你干嘛?!”

封不觉朝着他翻了个白眼:“你不换睡衣就睡觉啊?赶紧起来换睡衣去。”

“我不!”鬼骁扑通一声倒在床上,“今天我为了早回家等你,训练任务被师父翻了一倍!你居然回来了就让我换衣服!”

“不换衣服你不嫌脏?赶紧起来换了!”封不觉说。

“就不!”

“不换是吧?”封不觉坏笑一声,突然扑倒床上,掀起了鬼骁的上衣,“我帮你换!”

“就凭你?”

一阵鸡飞狗跳之后,鬼骁终究是呦不过封不觉,乖乖的换上了睡衣,两人关了灯躺在床上,却都没了睡意。

封不觉是因为时差还没倒过来,而鬼骁,刚刚折腾了一阵,此刻正精神着。

“哎封不觉,你刚刚进屋时照了什么啊?”黑暗中鬼骁悄悄问道。

“你想看?”

“不然问你干嘛?”

“那你看完就睡觉啊。”

“没问题,给我看看吧。”

封不觉掏出了那张前几天在视频通话时的截图。

“!??你什么时候截的?快删掉!”鬼骁一只手支起身子去够手机。

封不觉一伸手“快睡觉,不然我发论坛上去。”

“你敢!”

“我怎么不敢?”

“切!”深知自己垃圾话斗不过封不觉,鬼骁窝在被子了,闷闷的说了一句“晚安……”

“晚安。”封不觉把手机放在床头柜上,手却不安分的搂住了鬼骁的腰。

“///你干嘛!”

“为了防止某人去把手机里的图片偷偷删掉啊。”

“……”

fin.

【同居三十题系列】9.相隔两地的电话

9. 相隔两地的电话。
这个梗,开车好啊(不快闭嘴)
瞎写看看吧。
咳,群里的某个搞事活动。
等大家都交完稿我再把番外丢上来,留个悬念。
傻白甜,ooc,真的不好吃。

无游戏设。
九科工作人员觉x水云孤徒弟骁(私心觉得他俩熊孩子超配啊哈哈哈哈)
然后,游戏里名字是称号,游戏里形象是,发动灵能力之后会,变身(忍住!憋笑!(。
就这样吧。

封不觉出差两个星期了。

这也正常,毕竟九科的工作就是成天在世界各处晃悠,一个月不出个四五次都算消极怠工。

而这时想要和恋人取得联系,就要用到那个能够轻松跨越大洋的秘密武器——电话了。

而现在,凌晨一点,封不觉刚刚洗完澡,就听到了手机来电叮铃铃的铃声,看一眼来电显示,果然是鬼骁。

下一秒他家接了电话,鬼骁的脸出现在屏幕上。还没长成的小孩脸也有点张开了,柔顺的棕发乖顺的贴在脸边。

封不觉弯弯嘴角,朝鬼骁嘲讽道:“呦,吞天鬼骁大人,正点起了床不去集训,怕累啊?”

“呸呸呸,你才怕累呢!”鬼骁吵着屏幕做了个鬼脸。他今天起的早了,就打算给封不觉打个电话,骚扰骚扰他。

闻言封不觉呵呵了两声,用调戏的语气问:“那——你打电话干嘛呀?想我了?”

“鬼才想你了呢!”鬼骁白了摄像头一眼,然后封不觉的手机屏幕上出现了一个丑不拉几的白眼,他手快截了下来,就听鬼骁用咬牙切齿的口气说道:“我看看我的监护人死了没有!”监护人三个字咬的特别重。

“你可得了吧。”封不觉嘘声,“我走这两个星期你难道不是天天吃外卖?”

“才没呢!我在师傅家吃的。”鬼骁说着还嘚瑟起来了,“师姐给我做的!”说完还朝屏幕吐了吐舌头。

可惜封不觉不买他的账,反倒问:“难道不是你
师母缠着她做,你和你师傅在一旁沾光儿?”

“反正我是吃到了!”鬼骁撇过头,不去看屏幕。

“好好好,都这个点了,你还不去找你师傅?”封不觉问,“以你师傅那性格,你要迟到了,不还得被作死?”

“呸!才不会呢!我师傅最疼我了!”鬼骁哼了一声,随后问道,“倒是你,那么晚还不睡?不怕过劳死啊?”

封不觉嗤笑一声:“鬼骁小朋友,是你的电话阻碍了我恢复健康和活力的睡眠好吧?”

“切!那你就挂了去睡觉啊?”鬼骁呵呵一声,用封不觉惯用的语气说。

“那可不行,你浪费了我五分钟宝贵的睡眠时间,说吧。你怎么补偿我?”封不觉坏笑一声,“不然……你亲我一口?”

“你……你说什么呢!隔着电话呢……”鬼骁满脸通红,但还是朝着摄像头亲了一口,“行了吧……快去睡觉吧。”

“好了好了,你也去训练吧!”封不觉也学着鬼骁的样子吻了吻摄像头,“我要睡觉了。”

“嗯,晚安,拜拜。”

“好,我后天回去。”

“嗯。”

是鬼骁那边挂了电话。

随后,鬼骁收拾东西,下楼吃了早饭,开始了新的一天;而封不觉,进入了梦乡。

这是封不觉出差中的一个小插曲,也是,他们在一起后普普通通的一天。